「利器x播客」访谈 005:表达不光只是口头的叙述,它其实更多的是自我的探索。

1. 请介绍一下你自己和所做的工作;

我是乔老师,目前除了播客之外还会从事一些文字方面的工作。我的搭档好小气现在是一名社会学的博士生。由于这次的访谈是由我来回答的,因此任何观点都只是我的个人观点。

2. 请介绍一下你的播客;

我们的播客名字叫《不丧》,是一档围绕文化和社会话题的谈话类节目。过去一年里我们的更新频率大约是每周一期,从去年年底开始由于回国探亲和紧接着父母过来游玩,播客停更了一段时间,我们计划从二月份开始恢复每周一期的更新频率。

我们上传的收听平台目前只有 Apple 的 Podcast 跟 Google 的 Google Podcasts,另外在我们的网站(https://busangpodcast.simplecast.fm) 上也能收听到我们的节目。我曾经试图把节目上传到国内的喜马拉雅平台上过,但是注册过程中的身份证面部认证难倒了我,一直没法获得通过,另外像喜马拉雅这样的国内平台条条框框还是蛮多的,后来索性也就都放弃了。

我们在新浪微博上面有一个账号,叫“不丧Podcast”,有新节目出来会更新一下。

3. 你是因为什么原因开始制作播客的?

主要原因还是为了表达吧,表达我们的观点,同时也表达我们的困惑。因为在我看来,真实的表达是参与公共生活的前提。其实我在播客之外创建“线上读书俱乐部”(编者注:微信群)的目的也是如此,给大家提供一个表达和交流的平台。所谓的“社会”从某种意义上就是在这样自发的组织和交流中一点点建立起来的。

如何制作播客

4. 你们制作一期播客的通常流程是什么?

我们通常会先定选题,然后回去各自准备,后面再录音、剪辑和发布,偶尔也会更新一下微博。

5. 制作播客时,你会用到哪些硬件?

  • 录音话筒(一支亚马逊上买的杂牌话筒)
  • 电脑(Macbook Pro)
  • 手机(录音备份)
  • 笔记本和笔(各自的谈话提纲)
  • 卫生间(录音室)

6. 制作播客时,你会用到哪些软件?

  • 网站 Hosting:Simplecast,一站式的播客hosting平台。
  • 音频录制工具:Audacity(Mac端)、Voice Record(手机端)
  • 音频剪辑工具:Audacity
  • 音频通话工具:Skype(远程录音)

7. 制作播客时,你们内部(co-host)和外部(如果有嘉宾)是如何协作的?

我们目前总共有过一位嘉宾来参与过节目的录制。他是我们的一个朋友,那一期(Episode 37:跟李安坐在一起看电影是什么感觉?——和神秘嘉宾畅聊纽约电影节)主要是他来讲,我们俩在边上补充和提问。由于他是我们的一个远程嘉宾,因此在录制前也商量了一下录制方式,最后还是选择 Skype,它自带的录音功能还是挺方便的。 (录完后发现Skype的录音效果很一般,以后如果有机会可能会考虑别的方式。比如双方各自录音,剪辑时再拼贴起来)

8. 你们是如何和听众进行互动沟通的?

观众可以通过微博、Telegram 群、网站和邮箱跟我们取得联系。另外“线上读书俱乐部”有一个单独的微信群,那里面也有很多的沟通和交流。

9. 你们播客制作中的话题和灵感来源于哪里?

话题和灵感主要来自于平时的阅读、观影和观察。

10. 你有哪些播客制作的习惯或者小技巧?

  • 选对录音设备(有时候录音软件上默认的录音设备会是电脑的内置麦克风,而不是外置的录音话筒,如果没及时改过来录音的效果会很差)。
  • 关上空调(空调的风声经过后期录音的压缩和增强处理后还是挺明显的,好几次听众都提到了这个问题)。

做播客的感受

11. 通过制作这档播客,你得到了什么?

得到了一个表达的机会吧,能够把自己内心的想法通过播客的形式表达出来。所收获的意外惊喜是,会有听众收听我们的节目,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有听众与我们的节目内容产生了共鸣。

12. 播客制作过程中,你遇到过哪些阻碍或问题?

选题和前期的准备算是一个挑战吧。虽然我们的播客算是一个比较轻松的谈话类节目,并且人员还比较固定,但前期还是有一些准备工作需要做的,尤其是每一期主题的选择。能选到一个我们俩都感兴趣,并且有话可说的主题还真不容易,更别说还要保持每周一次的更新频率。

13. 如何看待播客这种创作方式?你看好播客未来的发展吗?

从收听场景的角度来看,我觉得播客还是有它生存和发展的空间的。在我们看来,通勤和做家务的时候就非常适合听播客,在这些场景下,文字和视频这样的传播形式好像都还不太容易进入。另外,播客可能跟文字和视频相比更多了一份亲近感(在你耳边说话),尤其是当你所传递的信息是真实和真诚的时候。

播客推荐环节

14. 请推荐你的节目中最喜欢的三期给大家,并说明理由。

  • “为什么女人不能在公开场合讲黄段子——具有反叛精神的单口喜剧”
  • “‘你需要有勇气否定你之前的教育’——论教育的目的和意义”
  • “‘所有事都跟性有关,但唯独性关乎权力’——聊一聊metoo”

这几期聊得都还不错吧。

15. 你平常经常听的播客有哪些?推荐一个你最喜欢的播客。

我们经常听的一个英文播客叫 Pop Culture Happy Hour,每一期有三四个主播在一起聊一聊最近的一些电影、电视剧、音乐什么的。这个播客有意思,或者说值得推荐的地方是每个主播的评论都非常真实、非常独特、同时也非常主观。 经常听的中文播客应该就是《看理想》平台下的那些节目了吧,这里就不详细说了。 我个人非常喜欢的一个播客叫Serial,目前总共出了三季。第一季重新调查了一起凶杀案,可以说是带领了后来的犯罪调查类播客兴起的风潮;第二季讲述了一个美国大兵在阿富汗擅自离队然后被塔利班囚禁五年的故事,这一季的反响好像平平;在去年刚出的第三季中,Serial的团队在克利夫兰的法院里“田野”了一年,想借此对美国司法系统的一般运行进行一个调查和分析。

16. 你最期待有一档什么样的播客出现?或者期待谁来做一档播客?为什么?

我最期待的就是像Serial第三季这样的新闻调查类播客。专业、专注、以小见大,非常值得学习。

开放性问题

17. 你的播客有付费计划吗?如果有,形式是什么?

目前还没有。

18. 如果播客暂时没有付费计划,是因为什么?

我们曾经考虑过这个事情,但就目前来看,似乎还没有找到一个令我们俩都满意的方案。

19. 还有什么想表达的,或者想要推荐的东西?

学会表达自己。我从小到大都不是一个很会表达的人,所以学习表达对我来说很重要也很有意义。我做播客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想逼迫自己去多表达,目前做下来的感受是,在这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表达不光只是口头的叙述,它其实更多的是自我的探索。在我看来,自我从来都不只是像一座山一样一成不变地待在那里等着你去发现和了解,反而它会跟随着你的人生轨迹不断地发生着变化,可以说探索自我的过程同时也是不断创造自我过程。